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鑲嵌木盒


去年配了一副眼鏡,終於登場,視茫茫髮滄滄,好可怕ㄡ.


人生終究要走到這個過程,還好沒有齒搖動!






在貓頭鷹身上嵌入樹瘤,實在太硬,握在指尖上的雕刻刀磨擦到疼痛,


但還是要繼續做下去.



 





為了要嵌入在每一塊木片之間的介面,不能有間隙且要平整.


還真是要托眼鏡之福才能完成.



 






感嘆歲月不饒人,不再年輕,也沒有好的眼力!


 


 


 


2 則留言:

  1. 哇~利用樹瘤巧色的腹羽和翅羽,
    真讓人驚嘆.
    樹葉讓我想起工筆國畫中的細膩筆觸, 好美.
     
    [版主回覆10/21/2008 21:21:39]謝謝欣賞.

    回覆刪除
  2. 剛去看完李察吉爾演的" 羅丹薩的夜晚 ", 電影中的女主角, 也是一位喜愛木工雕刻的業餘者.
    她做了一個木盒子, 要送給他放心愛的東西, 結果.........
    一定要去看!
                     
    有顆柚子在你那裡, 但是因為我到台北 ( 不是去看海角七號 ) 星期五才回來,
    借放幾天, 真不好意思...
    謝謝!
      
    [版主回覆10/22/2008 20:14:45]羅丹薩的夜晚我們台東的戲院應該還未放映過吧?
    柚子等妳回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