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老木頭


 


 


老老的,舊舊的,似曾相識.


不是夢,不是幻,是兒時的記憶被放喚醒.








 


 


我看到了,我摸到了,我聞到了.


這一根一根老木頭身上爬滿了歲月的刻痕.


這刻痕是動態的,是深沈的.



 




 






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網球肘


 


從年初到年底沒有停下來,不斷地作,不停也跑.


還有一堆事務等著完成.







 


終於手肘的舊疾再度出現,沒有打網球卻得了網球肘,


只好把工作擺一邊好好地休息.



 


 



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新的樂章


 


無情的大水,從森林帶走了一棵一棵的樹木,漂流到海灘,已是殘破不全.






 


我用我的手,也用我的刀,一刀一刀刻劃新的樂章.




 




 


這樂章是悲喜的共鳴,低沈渾厚的巴哈.


是沈醉的貓頭鷹,是不斷地演奏的曲調.






 



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透過窗


 


透過窗,我看見了光的穿梭.


透過窗,我聽到鳥兒的鳴唱.





 





 


透過窗,我嗅到一股一股的木頭香.


透過窗,我感覺到風在我身上流動著.






 


這一遍又一遍的交織律動,不斷地衝擊我的心.





 


 


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

稻子熟了


 


一陣一陣的北風把稻穗壓得快喘不過氣來,


一排一排的稻梗也努力撐起飽滿的稻穗.





 





 


坐在農舍旁的露台看見黃金色的稻穗成熟了.




 


在這秋收冬藏的季節裡也體會到這一年來的辛勞是有代價的.





 


2010年11月4日 星期四

新人的禮物


 


小剛芝潔祝福你們.


這對新人上星期,在台東補請各位親朋好友,讓大家感受幸福的滋味.






 


心想手上又剛好有一對剛完成的貓頭鷹,好像注定要飛到新人的家庭樣子,


就把貓頭鷹當做新人的禮物祝福他們,組合成家庭.






 


我也告訴這對新人,貓頭鷹夫婦是有典故的.


可以利用貓頭鷹夫婦的姿態來表達內心的感受.






 


把貓頭鷹夫婦擺放向左,向右的姿態那共處的感受就不一了.


把貓頭鷹夫婦心情,感覺表情,表達出夫婦,朋友不也是如此.






 


同時祝福這對新人白頭偕老,快樂一生,夫唱婦隨.


 



 


 


 


 


 


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

留白


 


一塊破裂的漂流枯木,經過風雨日曬摧殘風化保留下的是堅硬的部份.






 


製作上也需要一段時間觀察,取其皺摺的外皮及加工的線條.


所產生的視覺反差,對比這些是留白的好處.





 




 




 





 


凡事多點留白,也多點想像空間也不會進退兩難.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衣帽架


 


想了又想,構圖又加想像力,終於鼓起勇氣嘗試了自己的理念.




 


由於空間的限制及需求 ,只好縮小範圍.把一刀一鑿的樹型


支幹組合成吊衣架,舊料的木箱當作置物箱.










 


來湊熱鬧的貓頭鷹,正在樹幹上伸伸懶腰.





 


這些趣味性的組合,是沒有規則的但製作上還真是厚工.


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溫度


 


每當拿起了鑰匙,我的手感覺到有溫度.




 


每當打開了大門,我的眼也感到溫度的降臨.




 


每當走進房門,我的鼻嗅覺到木頭的溫度.




 


三個門,有三位守護使者,也為我開啟了心靈之門.


 




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友人共餐


 


那一夜來自遠方的友人,來訪當然少不了住宿在農莊.


雖然初自見面,閒聊中好像相識已久的老友,老酒那麼的甘醇.


 


 



 


 


餐桌上的素食美味,是自家田邊的野菜還好有老婆大人及友人,


展廚藝料理大家吃的特別盡興.





 





 


在談笑風聲中,戶外天空的夜月,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落.


大夥就像倦鳥一樣,一一各自回巢,作夢也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