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老木頭


 


 


老老的,舊舊的,似曾相識.


不是夢,不是幻,是兒時的記憶被放喚醒.








 


 


我看到了,我摸到了,我聞到了.


這一根一根老木頭身上爬滿了歲月的刻痕.


這刻痕是動態的,是深沈的.



 




 






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網球肘


 


從年初到年底沒有停下來,不斷地作,不停也跑.


還有一堆事務等著完成.







 


終於手肘的舊疾再度出現,沒有打網球卻得了網球肘,


只好把工作擺一邊好好地休息.



 


 



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新的樂章


 


無情的大水,從森林帶走了一棵一棵的樹木,漂流到海灘,已是殘破不全.






 


我用我的手,也用我的刀,一刀一刀刻劃新的樂章.




 




 


這樂章是悲喜的共鳴,低沈渾厚的巴哈.


是沈醉的貓頭鷹,是不斷地演奏的曲調.